亚洲城唯一官网 > 教育资讯 > 16岁女孩路边苦读,擦鞋女孩

原标题:16岁女孩路边苦读,擦鞋女孩

浏览次数:57 时间:2019-12-11

长沙:擦鞋女孩摆地摊挣生活费过假期 www.hnedu.cn发表时间: 时间标签来源:新华网 点击: 点击数

教育资讯 1

道士的话就像魔巫的咒语,何天亮在旅馆的工作果然没能干多久。这天一大早,旅馆经理就派人叫何天亮去见她。经理是三立媳妇的小婶,所以对何天亮一直比较客气。何天亮来到经理办公室后,她先让何天亮坐到沙发上,给何天亮倒了一杯茶水,又扔了一包烟在何天亮的面前,让他随便抽。经理过去对他虽然不错,今天的态度却客气得过分,让何天亮有些不安。经理没有说话,认真研究着肥胖手指上戴着的黄灿灿的戒指,何天亮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又不好开口问,就只好干干地等着。经理总算放下了手,字斟句酌地问他:“何师傅到旅社上班多长时间了?”这明摆着是没话找话,何天亮仍然毕恭毕敬地回答:“快三个月了。”“你对旅馆的工作有什么看法没有?”何天亮弄不清楚她是认真征求意见,还是继续寻找话题,就泛泛地说:“没什么看法,挺好的。”经理叹了一口气说:“你这人实际上挺好的,我对你的工作也十分满意。可惜……”何天亮听到这里心不由往下一沉,他知道情况不妙,嗓子也开始发干,急切地等着经理往下说。经理却又换了话头,问他:“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对头?”何天亮闻听心头一震,他仔细想了又想,如果说算得上仇人的,也就是白国光,也许冯美荣也会对他怀恨在心;可是,那终究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况且,这么多年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双方已经天各一方,时间已经把仇恨淡化成了若有若无的轻烟。但是经理这么问必然有原因,他问:“经理,是不是因为我有谁来找事?”经理又叹了一口气道:“唉,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最近老有人给旅馆来电话,说如果再让你在旅馆干,就要让我们旅馆关门。我刚开始没有理会他,这几天又天天往我家里打电话,也说不清他们是从哪里弄到的电话号码。昨天街道办事处也来人查问你的情况,我说你在这儿干得挺好,可是街道办事处的主任说有人写信反映你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勾勾搭搭。晚上我下班回家,我爱人也问起这件事,说有人把电话打到了他们单位,说如果我们不把你辞了,就要让我们家里人吃不了兜着走。我这才想起来问问你,到底在外面得罪什么人了。”何天亮一时间有些发蒙,他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名堂,所以也就无法回答。经理终于说出了要说的话:“我也是没有办法。你考虑一下,要是你处在我这个位置上会怎么办?这样吧,你去财务把这个月的工资结了,我再给你多发一个月,你还是另外再找一份工作比较好。”何天亮明白经理这是要炒他,他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他理解人家的意思,人家不会为了他这一个不相干的人担惊受怕。“何师傅,我这么做也是为你着想。如果你真的有仇人,人家已经知道了你落脚的地方,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如果冷不防伤害了你,你自己吃亏不说,我也承担不了责任,我看你还是避一避比较好。要是你知道对头是谁,干脆跟他们当面谈谈,冤家宜解不宜结嘛。”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何天亮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没有什么意思,就站起身说:“经理,你的好意我领了,我自己怎么样不要紧,只要不给你添麻烦就行。”经理满脸歉意,又带了些许轻松,站起身来送他:“我就知道你是明白事理的人,这样吧,我这就让财务把工资给你结了。”何天亮到财务领了工资,又到门房收拾了自己的行李铺盖,扛着往家走。不管怎么说,干了两三个月,手头总算还落下了一千来块钱,活人总不会让尿憋死,走一步是一步,他安慰着自己。这段时间屋里没有住人,落了一层厚厚的灰,还有一股霉味,他便开始打扫房间,手上忙着,脑子也一直忙着。虽然他到现在还没有琢磨透谁在后面给他捣鬼,但从他出狱以来发生的事情看,他感觉到在他的头上有一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雨的乌云,最让他不安的是,事情的来头他摸不清楚。这么多年,在监狱里,他接触的除了犯人就是管教,他自己并没有有意地伤害谁,可是在不知不觉间得罪人也是可能的,如果是这样,麻烦就比较大,因为当你根本就不知道谁是敌人的时候,谁都可能是你的敌人,谁都有可能在你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用任何方式在任何时间突然对你发起攻击。刚刚出狱就碰上的那个肉杠,趁他不在家的时候进入他的房子对他进行恐吓,还有对他工作单位的领导进行骚扰迫使他无法立足……现在他已经可以肯定,这一连串事情都绝不是偶然、孤立的。他躺到床上,想起了道士给他提供的活路:淘金,一抬眼却又看见了房子顶棚上依然留在那里的血红的大字,联想到出狱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一股狂傲之气不由就在心头升起。心想,你不就是想让老子离开省城吗?老子就是不走,看你能耍出什么宝来。这么一想,就打消了到外地淘金的念头,那样显得自己好像怕了他们似的,尽管他现在还不知道背后捣鬼的是什么人,可他却不愿意在这些人面前示弱。一觉醒来,夕阳的余晖黄黄地照进了屋里,何天亮肚子饿得咕咕叫唤,便爬起来到院子里草草洗了把脸,出来到街上买了一碗牛肉面。填饱了肚子,他实在不愿意回家一个人孤零零地闷坐,就在街上无目的地信步而行。这条街的尽头是横贯南北的天水大道,大道的南头连着火车站,北头连着黄河大桥。他忽然想起,自己出狱以后还一直没有去看过黄河。幼时他经常跟玩伴们一起到黄河边上捡卵石打水漂,天热了就脱个精光到泥浆一样浑浊的浅滩里翻腾个天昏地暗,累了就躺在河滩上看天上的云,看勇敢的跳水者自杀似的从数十米高的黄河大桥上跃入波涛滚滚的黄河里。想到黄河,他如同想到了分别已久的亲人。从这儿走到黄河边要两个多小时,他朝黄河的方向走了几步又有些迟疑,天已经黑了,步行一个来回就得四个小时,今天去还是改天再去?“老板,擦皮鞋吗?”“擦一双皮鞋才两块钱,擦擦吧。”“老板,皮鞋擦得亮亮的才更有气派。”何天亮站在街口踌躇不前,却立刻招来了一帮擦皮鞋的。他拔脚欲走,喧闹声中一个怯怯的稚嫩的声音留住了他:“叔叔,让我擦吧,我只收你一块钱。”何天亮注目一看,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小男孩,衣衫褴褛,两只黑溜溜的眼睛满怀希冀地看着他。何天亮想起自己幼年时,动辄被继母赶出家门流落街头的往事,他觉得眼前这个擦皮鞋的小男孩像极了幼年的他。何天亮不忍掉头而去,就坐到了小男孩前面的板凳上:“行,就让你擦,钱一分不少照给。”小男孩顿时来了精神,从小木箱里拿出一支矿泉水瓶子,用里面的水先把何天亮皮鞋上的灰土冲洗干净,然后细心地打上鞋油,稍晾片刻再用刷子、软布打亮上光。小男孩一边熟练地做着这一切,一边乖巧地跟何天亮聊天套近乎:“叔叔,你是当官的还是当老板的?”何天亮反问:“你看我是干啥的?”小男孩拣好听的说:“我看你是大老板。”何天亮问:“为什么?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小男孩说:“当官的坏人多好人少,你一看就是好人,又体面又有派头,一定是当老板的。”何天亮说:“你说得不对,当官的好人不多,当老板的更没好人,好人既当不了官,更当不了老板。你的眼神太差,我既不是当官的也不是当老板的,我跟你一样,靠两只手刨食吃。”男孩一本正经地摇摇头:“你逗我呢,你哪能跟我们一样,你就是大老板。”何天亮被他那煞有介事的样子逗笑了,说:“我上一辈子是老板,下一辈子也是老板,唯独这一辈子不是老板。”男孩忽然问道:“老板叔叔,你打不打蜡?打了蜡皮鞋不沾灰还更亮。”何天亮说:“打,你说咋办就咋办。”小男孩便又从小木箱里面掏出一块蜡,用刷子飞快地在蜡块和皮鞋之间来回蹭了一阵,蹭完后又用软布打光一遍,皮鞋果然又亮了许多。“好了。”何天亮摸出两块钱递给他,小男孩一晃脑袋:“打蜡得增加一块钱,一共三块钱。”何天亮觉着被捉弄上当了,有些不悦,正欲跟他计较一番,小男孩一看他神色不对,赶紧又说:“叔叔,你要是不方便两块钱也行,咱们交个朋友。”让他这么一说,何天亮反而不好意思,心里想我要是跟小孩子为了一块钱计较起来岂不是太失面子,便二话不说又加了一块钱给了小男孩。小男孩说:“谢谢叔叔,下次你再来擦鞋,打蜡我就不要钱了。”何天亮半真半假地说:“你别吃了这顿想下顿,我下次再来就会跟你抢生意。”小男孩笑了,不停嘴地奉承他:“叔叔您是大贵人,天生就是当老板的人,抢生意也抢不到擦皮鞋的头上。”往回走的路上,何天亮暗中盘算,擦皮鞋这活儿看着低贱不起眼,实际上不少挣。擦一双鞋两块钱,一天擦上十双就是二十块,一个月下来怎么着也得挣个六七百块。而且,这个活儿投入小见效快,还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想到这些他不由怦然心动。又一想,自己一个大男人跟那些妇道孺子坐在一起给人擦皮鞋,实在有些拉不下脸来。可是,如果不马上弄个能来钱的事儿干干,坐吃山空,自己积攒下来的那几个钱顶不了多少日子,在没有找到新的工作之前,起码靠这个能把嘴糊住,一旦找到新的工作就丢手不干。再说,擦皮鞋也是靠自己的力气挣饭吃,到了这种时候哪里还顾得上面子不面子,只有能挣来钱才是真的。第二天,他便备好一应用具,一个小木箱,里面装着各色鞋油、刷子和擦鞋布,还有装水的塑料瓶子等物件。两只小板凳,一只自己坐,一只给顾客坐。他还用废木料给小木箱钉了个踏板,方便顾客放脚。万事俱备,吃过午饭,他便推着自行车载着擦鞋工具上阵了。来到街口,见擦皮鞋的摊子摆了一长溜,大部分是妇女,想到要同这些妇女抢饭碗,他就愧得不行。等见到擦皮鞋的行列里也有几个男的,他的心里又平衡了许多。昨晚给他擦皮鞋的小男孩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他找了个空位置,把自己的摊子支了起来。身旁的妇女见他把摊子支在了自己身边,用眼睛狠狠地瞪他,他装作没有感觉,那些妇女立即把招揽顾客的声音提高了八度。等了一会儿,别人都陆陆续续有些生意,唯独他像离退休老干部一样无人理睬。他无聊地坐在那里,看着别人忙碌。突然间,擦皮鞋的妇女们像是听到了无声的号令,动作敏捷地抓起家什一哄而散,转眼间便如同游击队员碰上大队鬼子兵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尚未从惊诧中清醒过来,眼前已经出现了几个戴着大盖帽、套着红袖标的人。那几个人冲过来二话不说便将他的一应家什扔到一辆客货车上。他又惊又气,抢上前去质问:“干什么?你们这是干什么?”大盖帽一脸轻蔑地冲他吼:“你占道经营,影响市容,再闹连你一块儿带走。”八年监狱生活让他见了大盖帽必须毕恭毕敬成了本能,他不敢再跟他们纠缠,躲到一边痛惜万分却又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的吃饭家什被大盖帽们像扔垃圾一样摔到车上。眼睁睁看着大盖帽们爬上汽车扬长而去,他只有发呆的份儿。“小伙子,别难过,那能值几个钱,今后眼睛放亮点耳朵伸长点就行了。”刚才还对他怒目相向的中年妇女此时又转了回来,见他的工具被没收了,就同情地劝慰他,“如今挣几个钱真不容易,我前前后后就被收走过三套工具。没啥了不得,收走了再弄一套接着干。这不,现在用的是第四套。”何天亮觉得就这么傻乎乎地站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对那位好心的妇女说:“没事,我明天还来。”中年妇女说:“这就对了。”何天亮忽然想起了昨晚上给他擦皮鞋的小男孩,就问:“昨天晚上在这儿擦皮鞋的小孩今天怎么没有来?”妇女说:“那个小孩白天要上学,晚上才出来。他们家可能挺困难,要不然谁家能让一个没成年的孩子出来干这个。”“他们家怎么回事?”何天亮对小男孩的情况起了好奇心,追问道。“我们也不清楚,反正看着是挺难的,我们都是临时来挣几个钱,互相之间谁也不打听谁的事。我只听那孩子说他挣了钱要交学费,也不知他挣够了没有。”何天亮怅然若失地往回走,心里却还在想着小男孩的事情。他想,要是自己有钱,就一定要替那个小孩把学费交上,可是眼下他自己都被砸了饭碗,还能顾得上那么多吗?他摇了摇头,暗自叹了口气。第二天,何天亮重新备齐了用具,做小板凳的时候,他忽然想到,那些擦皮鞋的都只给顾客备一张小木凳,顾客坐下去弓身屈腿肯定很不舒服,坐在上面还要小心翼翼,搞不好就会跌个四脚朝天,要是把小板凳换成折叠椅,顾客坐着肯定要比小板凳舒服得多。于是他扔下做了一半的小板凳,找出来一张还是他刚结婚时候买的折叠椅挂在自行车上面。吃过午饭,何天亮又来到了街口,见擦皮鞋的摊子依然摆了一长溜,他心想:“跟她们凑在一起狼多肉少,自己又吆喝不过她们。再说,擦皮鞋的客人都是过往行人,哪里有行人哪里就有顾客,没有必要非得挤在一起招惹城管和警察。于是,他将车把一扭,掉头顺着大街慢慢朝北走,边走边寻找合适的摆摊位置。走着走着到了火车站,他见离出站口一两百米的地段人来人往很热闹,人行道也挺宽敞,便在这儿下车,支起了擦鞋摊子。刚刚坐下不久,果然就有人前来擦鞋,他学着小男孩的样子,擦完鞋再问人家打不打蜡,打蜡就多要一块钱。他也学乖了,一边擦鞋一边不时注意四周的环境动态,若发现有大盖帽出现,便高度紧张,随时准备收拾家什逃跑。后来他发现,一般警察根本不管他这档子事,除非是专门出来整顿市容的警察才会管他。那种警察都是坐着小卡车,戴着红袖标,跟穿蓝制服的城管大队一起行动。弄清了这一点,他也就不再心惊肉跳如躲避猎人的兔子,安下心来给人擦皮鞋。一直干到夜深人静何天亮才收了摊子。他点了点数,居然赚了三十六块。他心满意足地骑了车往回走,经过夜市,路旁烤羊肉的香气勾得他馋涎欲滴,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晚饭,于是跳下车来慰劳了自己十串烤羊肉,吃得满嘴流油。有了收获便有了希望,自此何天亮便每天把擦皮鞋当做自己的主要收入来源。在擦皮鞋的同时东奔西跑地找工作,他打算即便找到工作,皮鞋他也要继续擦下去,把擦皮鞋当做第二职业。说到底,当市长和擦皮鞋都是生活,他用这话自己鼓励自己。

新华网长沙10月7日专电如果大地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光明,谁还需要星星15岁小女孩杨婷蹲在地下通道的一侧,大声朗读着手中的课本。一旁是她带来的擦鞋工具一张绿色小板凳、一块缺了角红砖、一把刷子和透着黑油的擦鞋布。这是6日早上8时,记者在湖南长沙黄土岭街道的一个地下通道里看到的一幕。

  • 寻找最好的教育APP--中国教育APP测评报告
  • 教育盛典27日举行 大咖雄辩在线教育
  • 跨界大咖聚焦教育:濮存昕、洪晃做客盛典
  • 在线教育高峰论坛:奔跑吧,在线教育!
  • 抢票:移动时代教育再创业 韩国大咖4年挣8亿

不久,一位路过地下通道的先生招呼杨婷擦鞋。她马上放下课本,麻利的往擦鞋布上喷了点水。尽管擦鞋中手臂有点不听使唤,但不到5分钟,杨婷就完成了清洁、上油、抛光三道工序。

教育资讯 2教育资讯,11月18日,长沙市黄土岭公交车站附近,杨婷正在给一名顾客擦鞋。

好了,三块钱。这位先生给了杨婷5元,并告诉她不用找钱了。叔叔,我这还有男士袜子和鞋垫,你需要吗?杨婷指向左边铺在蓝色塑料布上的一些生活用品,并快速捡起一双递给顾客。叔叔买一双吧,两块钱,很便宜的。杨婷生怕顾客放下手中的货品,赶紧推销起来。

  新闻进行时

小妹妹,你家人呢?顾客问道,我爸爸10年前死了,妈妈现在去广州打工了,我来赚学费和生活费。说这些话时,杨婷头也不抬,只顾着找零。顾客走后,杨婷又拿起一本数学练习册写写画画。地下通道人来人往,嘈杂的声音丝毫没有影响到她。

2001年 父亲去世,母亲贫病交加,去往南方打工,留下患先心病的杨婷与外婆相依为命。

国庆长假的第一天,记者就注意到了这个在地下通道擦皮鞋、摆地摊的小女孩。一连6天,她都一个人拖着绑好的蛇皮袋,准时出现在这里。生意好时,杨婷一天可以擦十来双皮鞋,卖出两双鞋垫。没有顾客时,她就捧着课本细细地读。11点多,小女孩开始吃自备的午餐。记者趁机与她攀谈,可杨婷却放下筷子要求记者教她几道数学题。

2004年 杨婷来省城治病时受到媒体关注,之后便转到长沙一所小学。她靠擦鞋挣生活费,支撑求学之路。

每个学期六七百,要买学习资料、要搭车、还要吃饭,所以我基本上每天放学都会过来擦鞋。国庆这几天街上人多,我就去批发了袜子、鞋垫、橡皮筋来卖。杨婷告诉记者,她就在离地下通道不远的长沙市天心区一中上初三。6年前,杨婷从老家邵阳县来到省城治疗先天性心脏病时受到了当地媒体的关注,之后便转学到了长沙的一所小学。然而父亲早逝、母亲贫病交加,这四五年来她都是靠擦鞋来支撑自己的求学之路。

2012年 初中毕业后,杨婷因家境贫寒再度辍学。她边擦鞋边自学高中课程。

不管刮风、下雨、甚至是落雪,她每天都在这里擦皮鞋,手里还拿本书,早上经常可以听到她的读书声,这里好多居民都知道。长沙这个地下通道周边摆摊四五年的付老板说起杨婷滔滔不绝。我看她看书好认真的,马路对面有时候有一些做义工的大学生,杨婷就会跑过去问他们功课。

长沙黄土岭公交车站旁,你若留心,定能看见一个擦鞋女孩:她与别人不同,从不揽客,总是在埋头看书写作业。

地下通道里,常会有小朋友拽着氢气球,牵着父母的手走过,这时杨婷就会偷瞄一眼。在长沙求学6年,除了学校每年组织的秋游,杨婷再也没有去过其他地方。我才不羡慕他们放假可以去玩呢,等我读书出来了,赚了钱,以后还有机会。杨婷告诉记者。

她的经历令人唏嘘:十年前,她因先心病面临辍学,被媒体关注,获捐后重新获得读书机会。两年前,她因交不起学费,再度辍学。辍学的两年里,她边擦鞋边自学高中课程。

每晚7点左右,杨婷便收摊了。由于手不灵活,她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把蛇皮袋捆在小拖车上。擦鞋的小板凳则被她藏在地下通道外一家医院的标志牌后。你明天还来教我数学题可以吗?我明天会早点来,早点卖完进的货,就可以多点时间看书。杨婷反复叮嘱记者不要忘了。

11月18日,她向记者聊起心中的梦想:“我太想留在长沙读书了,相信自己最终可以用知识养活自己和外婆。”

责任编辑:袁轶雄

接爆料

擦鞋女孩不揽客只看书

11月8日,刚刚从芙蓉中路黄土岭公交车站下车的孙先生拨打本报热线96258爆料:“一个小姑娘在这儿边擦鞋挣钱边做作业,也不知道是周末勤工俭学还是辍学在此谋生,挺可怜的。”

11月10日,记者前往黄土岭公交站寻找孙先生口中的小姑娘。记者赶到时,小姑娘并不在现场。

附近一家汽车保养维修店的老板周女士对这个勤奋的姑娘记忆犹新。“经常见她来擦鞋,最有特色的是,她并不揽客,却总是埋头看书写作业。”

记者留下手机号码给周女士,请她见到小姑娘就来电通知。11月12日上午,周女士兴奋地来电:“小姑娘来了,正给客人擦鞋呢,你们快来。”

初见面

袖珍女孩路边埋头苦读

半小时后,黄土岭站,记者远远就看到了这位擦鞋姑娘,佝偻着背坐在花坛的台阶上,披散的头发几乎遮住了整个脸,半缩在袖子里的双手正在练习册上写字。

“妹妹,可以给我擦一下鞋吗?”记者走近询问小姑娘,姑娘抬起了埋在书里的头,说“可以。”

姑娘名叫杨婷,16岁。她麻利地操起半块砖头垫在了记者脚下,随即拿过地上的水壶和刷子。两三分钟工夫,小姑娘把鞋刷得干干净净,“好了,你的跑鞋不需要用鞋油,收你2块钱。”

“今天学校放假吗?你的家人呢?你做什么作业呢?”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杨婷接过钱站起了身。当她站起来时,记者才知道,这个16岁的姑娘才1.2米。她似乎看出了记者眼中的惊讶,“我小时候有心脏病,2004年跟外婆从邵阳来长沙。”

记者表明身份后,杨婷说:“电视台报道过我的事,给我募捐,让我重新读上了小学。因为无钱交学费,我前年初中毕业就辍学了。”

谈经历

辍学两年

自学高中课程

从百度上,记者搜到一篇2011年的题为“‘擦鞋女孩’摆地摊挣生活费过假期”的文章。细看才了解,杨婷不仅曾因心脏病停学手术,且其父也于2001年去世,母亲贫病交加,去了南方打工。

“这两年我自学了高中的课程,可还是有很多知识不懂。”杨婷说,她边擦鞋边自学,“一般从早上8点半擦到下午5点半,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赚40多元,生意差点一天就赚十几块钱。”

“现在我和外婆的生活费都是舅舅管着,住的房子是姨妈的,老让亲戚照顾不好。”

11点半,记者跟着杨婷回到了她和外婆位于长沙理工大学宿舍区的家。走到楼下,杨婷轻声说:“姐姐你别上去了,我怕姨妈看到我带记者过来不好。”

12点半,杨婷决定下午不去擦鞋,“今天天气好,没什么生意,我下午去新华书店看书。”

问及杨婷是否想参加高考[微博],杨婷很是实际:“我不想参加高考,只想读一个中专,学一门技术,这样就可以快点赚到钱。”杨婷说,外婆今年82岁了,必须早点参加工作照顾外婆。

站在一排参考书书架前,杨婷突然抛出问题:“人的价值在于什么?这是政治课里面的。”不等记者回答,杨婷很自如地说出了答案:“人的价值在于他对社会所做的贡献和影响。我也想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有价值的人。”

谈理想

“我挺想读医药专业”

11月13日中午,记者来到杨婷家中时,杨婷的外婆正在一间不足4平方米的厨房里切菜。看着案板上仅有的辣椒、小葱,记者询问老人生活上是否有困难。外婆说:“生活上没啥问题,只是家中没有供杨婷读书的经济能力。”

走进客厅兼卧室,家中的电器除了一个吊扇和一个损坏的消毒柜,别无他物。杨婷指着一张1.2米的床说:“外婆带表弟睡这儿,我睡沙发。”

“我挺想读医药专业,但是我这个身高(太矮),不知道会不会收我。”对于梦想的专业,杨婷考虑得很多,也很茫然。

“明年表弟小学毕业,外婆要带他回邵阳读初中,如果没有学校要我,我就只能跟着外婆回去。”说到这里,杨婷的神采一下就黯淡了下去,“若回了老家,就只能在老家找点事做了。”

送杨婷回家时,记者与其沟通,如果把她的经历报道出来,也许有好心人愿意帮她。杨婷几乎跳了起来,“姐姐,真的有人会让我免费读书吗?那可太好了!”

可到了13日晚上9点,记者突然接到了杨婷的电话,“姐姐,你们别报道我了,外婆不准。”

究其原因,杨婷说得很小声:“外婆说,以前电视台给我们募捐,邵阳老家的人看到了,笑我们家没用,笑我们家穷,外婆怕丑。”

往事

昔日靠擦鞋挣生活费完成学业

2011年10月1日,国庆长假的第一天,记者在长沙黄土岭街道的一个地下通道里,注意到了这个擦皮鞋、摆地摊的小女孩。她就是杨婷。没有顾客时,她就捧着课本细细地读。

“每个学期六七百,要买学习资料、要搭车、还要吃饭,所以我基本上每天放学都会过来擦鞋。”杨婷告诉记者,她就在离地下通道不远的长沙市天心区一中上初三。数年前,杨婷从老家邵阳县来到省城治疗先天性心脏病时受到了当地媒体的关注,之后便转学到了长沙的一所小学。然而父亲早逝、母亲贫病交加,这几年来她都是靠擦鞋来支撑自己的求学之路。

  互动

没有经过课堂系统的学习,杨婷感觉自学很是吃力,不懂的问题也只能“碰上理工大学的哥哥姐姐就问”。如果您为她的经历和梦想所感动,请拨打本报热线96258,哪怕是一本书、一次家教,也是一份鼓励;哪怕是去擦一次鞋,也是一份慰勉。如果您的学校可以为她提供一个免费就读的机会,那她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分镜头

“姐姐,下午我要去书店看下数理化”

蓝衫小女约秩三,

习作檫鞋路畔摊。

百问不吱争瞬秒,

志坚步实梦遂圆。

——82岁读者文楚强为杨婷作诗

整个周末,杨婷都在做外婆的工作,“我太想留在长沙读书了,想学一门技术,靠知识来养活自己和外婆。”

16日晚,记者再次与其联系,电话那头的杨婷欢呼雀跃:“外婆同意报道了,我读书有希望了吧,姐姐。”

18日一早,杨婷提着擦鞋工具“上班”。记者赶到时,她刚给一名先生擦好鞋。先生见其捧起了练习册,递来20元钱:“小姑娘不用找了。”

轻轻一句“谢谢”后,杨婷回到自己的练习册上。

这时,不断有人从我们身边经过,“这个妹子真的不错,身处困境却不放弃学习和梦想。”

国防科大一名彭姓教授对记者说:“我的朋友文楚强为杨婷写了诗,我们很想帮她,但她什么都不说,只顾读书,可能也有点不好意思吧。”

整个上午,杨婷仅擦了2双鞋。听闻记者要为其拍照,她害羞地直喊“不要拍,好丑”。就在记者收拾相机和采访本的时候,杨婷飞一般地跑到了对面车站,钻进一辆前往理工大学的公交车。

紧赶慢赶跑到杨家,小姑娘打来一盆洗脸水,对着一块小方镜擦洗脸蛋,“哥哥,你慢点拍,我早上出去擦鞋走得太急,没洗脸的。”

待其收拾整齐,外婆端上午饭——一碗玉米汤,一碗前一天吃剩的炒豆子。吃饭时杨婷也不忘聊她的学业:“姐姐,下午我要去书店看下数理化的资料,尤其是物理,很多都不懂。”(记者 王为薇 实习生 张冠璨)

本文由亚洲城唯一官网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16岁女孩路边苦读,擦鞋女孩

关键词:

上一篇:U.S.ESS项目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村落教授学习班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