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唯一官网 > www.ca88.com > 故意加害罪,拟刑事判决书

原标题:故意加害罪,拟刑事判决书

浏览次数:118 时间:2019-06-01

图片 1

河北省孟州城人民法院

案情简介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可能不会遇到故意杀人这种严重的刑事案件,但是法律规定中,在当案件审理完毕后,都会有法院出具判决书,那么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决书书写格式是什么?一般情况下会写明案件的整个犯罪流程,以及对犯罪嫌疑人的判决结果,下面就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

刑事判决书

被告人张某甲与被害人吴某某系夫妻关系。2013年7月25日早晨6时许,被告人张某甲在高川镇罗贯沟村自己家中起床后准备洗漱,发现自己装在裤子口袋内的三千元左右现金少了一千多元,便返回二楼卧室叫醒被害人吴某某向她要钱,吴某某提出要张某甲把结婚证和户口本给她,张某甲不同意,吴某某便拿起自己放在床头的手机玩耍,张某甲抢过吴某某手中的手机并摔在地上,两人便撕扯在一起,在撕扯过程中,吴某某用手抓伤张某甲左面部,张某甲抓住吴某某头发,将吴某某按倒在卧室梳妆台附近的地板上,并拿起放在梳妆台下的铁锤,在吴某某头部两侧击打数下,导致吴某某当场昏迷,张某甲未采取急救措施便逃离现场,后经民警劝说,被告人张某甲投案自首。

故意杀人罪刑事判决书

(2016)孟检刑初字第1013号

经西乡县公安局人体法医学伤情鉴定:吴某某头部损伤程度为重伤。

(2011)阜刑初字第50号

公诉机关河北省孟州城人民检察院。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甲因家庭纠纷与妻子吴某某发生争执,并持铁锤朝吴某某头部击打数下,致吴某某重伤,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所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辩解,被告人没有杀人的主观故意,应以故意伤害罪对被告人定罪处罚。经查,张某甲在与被害人吴某某厮打过程中,持铁锤击打吴某某头部,在吴某某昏迷且头部流血后,被告人没有积极抢救伤者,而是离开现场。从被告人使用的犯罪工具、凶器的杀伤力度、击打部位及次数等情况综合分析,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故该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张某甲的犯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依法应予严惩。被告人案发后能够自动投案,并能如实供述案件事实,系自首,可对其从轻处罚。对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个人生活作风存在问题,且擅自拿了被告人现金,在本案中具有过错的辩解意见没有相关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纳;

公诉机关阜阳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武松是河北省邢台市清河县人,性别男,出生于1897年9月25日,身份证号码是410883189709256098,汉族,职业是都头,住所地为快活林酒店,现羁押在本院。

辩护人还提出被告人与被害人系夫妻,被告人的行为取得了被害人及其亲属的谅解,可对其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公诉机关的量刑意见偏高,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四十七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张某甲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作案工具铁锤1把,予以没收。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张某甲不服上诉提出,其没有刻意选择击打部位和作案工具,只是一时冲动的行为,一审法院认定罪名不当,应认定其犯故意伤害罪。另外,一审量刑过重,上诉人即使是故意杀人也应当认定为未遂;一审虽认定上诉人自首但未减轻处罚,本案的被害人有一定过错,一审法院却未予认定。

被告人吴x,男,1952年8月29日出生,汉族,文盲,农民,家住阜阳市海会镇高垅村二组。因本案于2011年5月31日被刑事拘留,2011年6月11日被逮捕。现羁押在阜阳市看守所。 辩护人汪xx,阜阳炎黄律师事务所律师。 阜阳市人民检察院以阜检刑诉(2011)3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x犯故意伤害罪,于2011年5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6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阜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周平出庭支持公诉,辩护人出席进行辩护。现已审理终结。 阜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2011年4月15日许,被告人吴x因怀疑其染上性病为被害人何天所致,窜到阜阳市市区人民路3号三楼的出租屋内,与何发生争执。在争吵和拉扯中,被告人吴x用其从走廊上拿进的一条木棒,猛打何的头部、颈部及身体多处,致何昏迷,即逃离现场。后何被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何xx被人用钝器致伤头部,造成严重颅脑损伤死亡。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十七项证据。公诉人提出被告人吴x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被告人吴x辩解称其没有到过被害人的宿舍作案,其以前所作的供述是不真实的;其辩护人辩称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 经审理查明:经法医鉴定,被害人何xx被人用钝器致伤头部,造成严重颅脑损伤死亡。且公诉机关当庭宣读、出示了十七项证据。且被告人在庭上辩解所说没有证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海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其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海故意杀人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辩护人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与事实不符,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判决如下: 被告人吴海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辩护人快活林律师事务所律师宋恩逵。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罪名错误,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武松犯故意杀人罪,于2016年10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孟州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庆、林江出庭支持公诉,被害人张都监法定代理人刘母、被害人蒋门神法定代理人李母、被害人张团练法定代理人孙母、被告人武松及其辩护人宋恩逵、证人仆人酉到庭参加诉讼。

除上述意见,辩护人提出上诉人张某甲认罪态度好,属初犯,在案发后支付了被害人一部分医药费,其行为已取得被害人及其家属的谅解,请求二审法院综合上诉人的犯罪情节,对其减轻处罚。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员发表上诉人具有故意杀人的主观意图,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未遂,鉴于上诉人具有自首情节,被害人家属积极赔偿医疗费,考虑到上诉人应承担的家庭责任等因素,建议对上诉人在八年以上十年以下量刑的检察意见。

审判长 xx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武松犯故意杀人罪。2016年9月28日下午在飞云浦被告人武松杀了四个押解他的公人;被告人武松欲报仇,前往张都监的家杀张都监,由于蒋门神和张团练在张都监家做客,武松便将三人一同杀了;被告人武松思索着,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更何况张都监一家人对自己都曾加以陷害,便将张都监一家人都杀了,根据侦查,被告人武松一共杀了张都监家的另外12人,三人被戳心而死,其余15人均被割头,由于刀钝,张都监的妻子仅被割喉。事后被告人武松连夜逃跑,没有去公安机关自首。具体事实如下:

二审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张某甲与被害人吴某某系夫妻关系,张某甲男到女家落户。许,上诉人张某甲在高川镇罗贯沟村自己家中起床后准备洗漱,发现自己装在裤子口袋内的三千元左右现金少了一千多元,便返回二楼卧室叫醒被害人吴某某向她要钱,吴某某提出要张某甲把结婚证和户口本给她,张某甲不同意,吴某某便拿起自己放在床头的手机玩耍,张某甲抢过吴某某手中的手机并摔在地上,两人撕扯在一起,撕扯中,吴某某用手抓伤张某甲左面部,张某甲抓住吴某某头发,将吴某某按倒在卧室梳妆台附近的地板上,拿起放在梳妆台下的铁锤,在吴某某头部两侧击打数下,导致吴某某当场昏迷。张某甲的打斗行为惊醒了正在床上睡觉的2岁儿子,儿子哭闹不止,上诉人张某甲遂抱上哭闹的儿子离开现场,前往其姐姐张某乙家,将自己的犯罪行为告诉其姐,请求其报警并拨打医院急救电话,后民警通过其姐夫查找到上诉人张某甲,张某甲到案后,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过程。

人民陪审员 xx

2016年9月28日下午,被告人武松将押解他的四个公人杀了,因恐四人未死,在每个人身上补了几刀。

办案思路及心得

人民陪审员xx

2016年9月28日晚上,武松翻墙进入张都监家中,刚好碰上张都监家中的人,那人看到武松提着大刀便求饶,但武松手起刀落,那人死在武松大刀之下。

认真阅读案卷材料,会见上诉人,分析故意杀人罪与故意伤害罪的本质区别,提出以下辩护观点:

二0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

随后,被告人武松碰到厨房里泡茶的两人,拿起大刀将两人相继杀死。

1、上诉人张某甲因琐事与妻子发生争吵,继而手持铁锤击打被害人,其没有杀死被害人的犯罪动机,客观上实施的救助行为,亦表明上诉人主观上没有追求或者放任被害人死亡的心理状态,其行为不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

书 记 员 xxx

之后,被告人武松前往鸳鸯楼,见张团练、蒋门神和张都监三人喝的有些醉,拿着大刀便冲上去,三人不敌武松,均被武松杀死,头被割了下来,随后武松在死尸上割下一块布蘸着血在墙上写下八个字:“杀人者,打虎武松也。”

2、上诉人在犯罪后具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较好并且取得被害人谅解,请求减轻处罚。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有关信息,在上文中也回答了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决书书写格式是什么,我国的法律中对每一种犯罪的行为都做出了规定,因为故意杀人罪这一犯罪行为的性质比较恶劣,法律对它的惩罚力度也是不断的在加强,在这里也是劝告大家,一定要做遵纪守法的公民。

刚准备下楼,楼下张都监的妻子让身边的两人上去搀扶楼上喝醉的三人,两人上去后便被武松杀了。

裁判结果

延伸阅读:

武松想着杀一个人也是杀,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下楼便将张都监的妻子杀了,正准备割下张团练妻子的头,却没有割下,原来是大刀有了缺口,随后丢了有缺口的大刀,去后门拿了一把朴刀。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张某甲故意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其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的规定,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正确,但指控故意杀人的罪名不成立。对上诉人张某甲及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故意杀人的罪名不当,其行为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的意见,经查,上诉人张某甲因琐事与妻子发生争吵,继而手持铁锤击打被害人,其没有杀死被害人的犯罪动机,客观上实施的救助行为,亦表明上诉人主观上没有追求或者放任被害人死亡的心理状态,其行为不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故意伤害致死与故意杀人罪的区别有什么

回来时看到张团练家的玉兰与另外两人发现了被杀的张都监的妻子,刚刚惊恐的大叫了一声便被武松一刀刺入心脏,另外两人也被朴刀杀死。

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其在犯罪后具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较好并且取得被害人谅解,请求减轻处罚。经查,上诉人案发后能委托他人报案,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其行为也取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其要求从轻处罚的意见符合法律规定,可予采纳。

故意杀人赔偿标准是什么

快要走到大门口时,又看到了张都监家的三名家人,都被武松杀死,最后武松将刀鞘扔了,只提了朴刀离开了张都监的家。

对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生活作风有问题,且擅自拿被告人现金引发家庭矛盾,在本案中具有过错的辩解意见,无相关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唯适用法律有误,定罪量刑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四十七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判决如下:

故意杀人未遂罪的种类包括哪些

公诉机关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有缺口的大刀,刀鞘上提取的指纹、墙上八个字的笔迹的鉴定书,19名被害人的尸检报告,证人仆人酉的证言,被告人武松的供述及辩解。

一、维持西乡县人民法院(2014)西刑初字第00008号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作案工具铁锤1把,予以没收;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武松故意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已触犯《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七十一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二、撤销西乡县人民法院(2014)西刑初字第00008号刑事判决的第一项,即被告人张某甲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被告人武松及其辩护人宋恩逵辩护提出:(1)2016年9月28日下午,武松在飞云浦将押解他的四个公人杀了是由于四人先生杀武松的歹念,而且武松是在知道四人受命于蒋门神、张团练和张都监后,一怒之下才杀了四人,可以认定为激情杀人;(2)2016年9月28日晚上,武松在鸳鸯楼杀了蒋门神、张都监和张团练是由于三人之前对武松百般刁难,曾冤枉武松盗窃,将其送进监狱,甚至后来还想致武松于死地,武松见三人大吃大喝,好不逍遥,自然心生怒气,情绪难以控制便杀了三人;(3)除外的人,都曾听从张都监的命令而冤枉武松盗窃,武松自然心有不满。综上所述,武松属于激情杀人。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甲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7月25日起至2019年7月24日止)。

经审查查明:2016年9月28日下午,被告人武松在飞云浦杀了四名押解他的公人,当天晚上被告人武松又翻墙进入张都监家,相继杀了15人,被告人武松已对详细描述了其杀人过程,与公安机关侦查的内容吻合。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武松在飞云浦时可以躲避四个公人的砍杀,而且四人之后向武松求饶,被告人武松不必要杀了四个公人;在鸳鸯楼,张都监、张团练和蒋门神喝的稍醉,根本不是武松的对手,而武松仍将三人杀了;其余手无寸铁的12名被害人更是无力反抗,但武松还是将他们杀了。被告人武松以上行为属于故意杀人,而且采取割头和戳心的手段,十分残忍。而辩护人认为武松的行为都是由于过激心理,是在受激情况下激情杀人。本院认为,被告人武松在鸳鸯楼杀了张都监、张团练和蒋门神后,还在墙上留下“杀人者,武松也”八个大字,体现其报复心理,那么他只需要将三人杀了即可,完全不必要杀了其余人,而且武松并没有受太大的刺激,其行为依旧可以受自己控制,所以不应当认定为激情杀人。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本院认为:被告人武松故意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予刑事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武松犯故意杀人罪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武松共杀19人,手段残忍,杀人后连夜逃跑,未去公安机关自首,而且之前被告人武松犯盗窃罪,该刑罚尚未执行完毕,应当从重处罚;但是被告人武松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罪行,可以从轻处罚,并在庭审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七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〇一四年六月三日

一、被告人武松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附:(1)第二百三十二条 【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2)第七十一条 【判决宣告后又犯新罪的并罚】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的,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审判长:杨智

2016年10月25日

(院印)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书记员:林松

本文由亚洲城唯一官网发布于www.ca88.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故意加害罪,拟刑事判决书

关键词:

上一篇:创业投资基金,创业投资集团处理暂行办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