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唯一官网 > 亚洲城 > 唐英年的改换开放双重经历,沪港合营第一位

原标题:唐英年的改换开放双重经历,沪港合营第一位

浏览次数:60 时间:2019-06-15

图片 1

中新社上海9月26日电 “唐翔千是我相识多年的朋友和尊重的长者,他是香港和内地沧桑巨变的历史见证者,也是一位积极的参与者和开拓者。”26日在上海市政协举行的《唐翔千传》出版座谈会上,中共上海市委原统战部部长、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会长王生洪说。

图片 2

唐翔千在发言。 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供图。 供图 摄

香港杰出实业家唐翔千,素有香港“纺织大王”之称,出生于中国近代商界四大家族之一的唐氏家族。他带头回内地投资办企业,在上海创办了第一家沪港合资企业——上海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参与并见证了香港和内地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巨变。

全国政协常委唐英年近日在香港接受中新社专访。中新社记者 谭达明 摄

中新网上海12月6日电 题:香港内地沧桑巨变的历史见证人 追忆“沪港合资第一人”唐翔千

“1979年,由时任上海市委统战部部长张承宗率近10位上海工商界代表人士赴港,唐翔千不仅向代表团发出邀请、担任总接待,还利用自己在香港工商界的影响力,请当地代表人士精心安排各项活动”,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上海海外联谊会副会长赵福禧说,“代表团此行改变了香港工商界对内地的看法,使他们理解并拥护改革开放政策,也为到内地投资兴业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此后,沪港两地的互访更加频繁,有力地促进了沪港两地的交流合作。”

(改革开放40年·港澳情)从投资先行者到政策推动者——唐英年的改革开放双重经历

记者 许婧

今年6月在内地出版的《唐翔千传》以时间为序,回顾了唐翔千作为一代商业巨子的一生轨迹,其间贯穿着当时、当地社会的基本情况和商业发展脉络,可谓一部跨越百年的中国民族工商业进化史。

中新社香港11月18日电 题:从投资先行者到政策推动者——唐英年的改革开放双重经历

中国改革开放大门打开后的第3年,1981年8月的上海浦江东岸诞生了上海第一家合资企业——上海联合毛纺有限公司,由上海纺织局与香港纺织业著名实业家唐翔千合资创办。

“这本书的写作从2011年开始,到2014年香港三联书店版本问世,再到后来大篇幅的修改,今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这个版本,历时五年有余。”《唐翔千传》的作者之一、沪港经济杂志社社长蒋小馨告诉记者。

中新社记者 曾平

2018年3月10日,一生致力于实业报国的唐翔千在香港逝世,享年95岁。家属遵照唐翔千的遗愿,丧事一切从简,骨灰移送至家乡无锡安放。熟悉唐翔千的人都说,他积极投身改革开放,是香港和内地沧桑巨变的历史见证人,也是一位积极的参与者和开拓者。

“唐翔千有着很深的沪港情结,在香港的时候,他和我谈得最多的就是怎样让沪、港这两个大都市有更多的合作和交流,推动沪、港两地的经济发展,”蒋小馨说,“我也祝福中国能够出现更多像唐翔千这样的实业家。”

“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我们是和国家一起走过的。能够看见国家有今天的发展,无论在经济、在科技、在民生各方面的成就,实在是感到非常激动。”全国政协常委唐英年近日在香港接受中新社专访时如是说。

图片 3图为唐翔千。 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供图。 供图 摄

全国政协常委、唐翔千长子唐英年现身当天的座谈会并表示,《唐翔千传》的出版发行不仅能够激励企业家创业精神,也对教育年轻一代兴邦振国有着积极的正能量,“我希望可以以此勉励各位一起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中国梦’而奋斗努力。”

既是改革开放后首批赴内地投资设厂的港商,也是内地与香港商讨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时的港方相关政策掌舵人,改革开放走过四十载,唐英年以投资先行者和政策推动者的双重角色见证着中国在此期间发生的巨变。

在无锡举办的追思会上,唐翔千的长子、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唐英年在答谢时表示,父亲一生勤奋刻苦,爱乡爱国。毕业前夕,唐翔千听到新中国成立的消息,即决定回国。国家改革开放后,他先后到广东、新疆、上海、江苏、西安等地投资办企业,发挥领头羊作用。在香港回归祖国的日子里,唐翔千是全国政协常委,还担任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等多个职务,为实现一国两制出谋划策。作为父亲,唐翔千是子孙们的楷模,也是一位亲切慈祥的长者。他孝敬长辈、抚爱小辈、善待同辈、提拔后辈,以身作则,教导子孙做任何事都要脚踏实地。

现场,唐英年并代表父亲唐翔千向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捐款港币500万元。

唐英年出生于纺织世家,家族曾多次作出响应国家政策的选择。1976年,唐英年在美国完成学业后,决定回国协助父亲唐翔千将家族纺织生意拓展至内地。这是在与父亲聊了一个晚上,自己又思考了一天后的决定。“我到底是中国人,还是希望能够回国来发展。”他说。

唐英年特别提到父亲致力于推动科教兴国,对教育和人才培养格外重视。1987年,唐翔千根据其父唐君远的要求,在上海大同中学设立了“唐君远奖学金”,用于奖励学业优秀的学生,2005年扩大并更名为“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迄今累计捐赠金额达2.5亿元人民币。

该座谈会由上海市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上海海外联谊会、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共同主办。

1978年,唐氏家族首间内地工厂在深圳罗湖附近的黄贝岭设立。唐英年还记得自己当年的办公室在一栋两层楼房的上层,从窗口望出去能够看见港英政府的米字旗,工厂选址此地也正是因为距离香港很近带来的便捷。1979年,唐家的第二间内地工厂选址新疆,因为这里有纺织需要的优质羊毛和羊绒。紧接着的80年代初,上海工厂也在尚未开发的浦东宣告成立。

对唐翔千来说,“兴办更多实业,改变国家落后面貌”是他最大的心愿。上海,一直是他难忘的地方,在这里,他度过了少年和青年时期。他的父母也一直居住在上海。如今,合资、外资企业落户上海早已是件平常事,但唐翔千上世纪80年代投资数百万美元,引进国际先进设备设立上海联毛,确实是件“新鲜事”。

唐英年忆述,当年香港并没有直达新疆的飞机,因此需要耗时经北京转机。当年的浦东也都是平房和农地,需要乘搭约10分钟的摆渡小船才能抵达。唐家投资的上海联合毛纺织有限公司是上海首家合资企业,拿到的也是极具纪念意义的“第001号”上海合资企业营业执照。

“联毛”第一年赔了80万元人民币。当时有人质疑,有人气馁,也有人退缩。但一年之后,利润就变成了正数,再过两年,600万美元的投资全部收回。到1991年,公司固定资产增加了十倍,同时还创办了六个企业。1987年,“联毛”成为上海首家合资企业集团;1989年,又被评为“中国十佳合资企业”之一。

由于走在投资内地的最前线,当地官员审批唐家申请往往也是第一次,因此有时可能需要走几趟向对方解释,这是一件什么事、为什么要这么做。唐英年形容当年很多事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很多后来的商人跟着这些脚印去做就容易、顺利很多。“但是我不怕做这个先锋”,他说,如果没人来做这些,国家难以快速发展。他意识到香港的资金、经验、市场与内地的原材料、土地、劳动力可以形成互补之势,因此对未来前景也具备信心。

此后几年,唐翔千又相继在内地多个城市投资数亿港元,先后建立了20多家合资企业,涉及纺织、电子和房地产等行业,由此成为港商支持内地经济建设的佼佼者之一。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唐翔千相继担任香港总商会副主席、香港工业总会主席;还受聘担任沪港经济协会港方会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海外经济顾问。

时至2002年,已在商界打拼逾20年的唐英年迎来身份的重大转变。时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正筹组第二届特区政府,他与唐英年单独在房间倾谈一个多小时后,成功邀得唐英年出任政府工商及科技局局长。

对唐翔千颇为了解的上海唐君远教育基金会秘书长金同康讲述说,唐翔千大气、谦和、稳重、节俭,7、80岁时到上海都坐经济舱,吃盒饭,衣着朴素,但在捐助上却非常大方;同时,他积极参与社会事务也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

就任后,唐英年领衔港方与内地商谈签署《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他记得,当时双方秉持“一加一大于三”的理念,采取互惠共赢、相互信任与坦诚,以及循序渐进的政策制订方式。开放内地居民香港自由行便是这样得来的,最开始只是深圳、广州等几个城市,后来逐批增加上海、北京等地。

唐翔千确实热心社会事务,尤其是在沪港经济交流合作领域,堪称“开路先锋”。

2003年的香港刚刚经历“非典”疫情,全城笼罩在一片低迷情绪之中。当年的“十一”国庆黄金周,香港迎来内地的首批自由行旅客。“开放的第一个星期,本来很冷清的商场,突然变得有很多人,商务非常开心、餐厅非常开心,香港人看着电视上的镜头,也感到非常鼓舞。”唐英年说。

中共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上海海外联谊会副会长赵福禧曾总结,唐翔千在参与上海发展、促进沪港交流方面贡献了重要力量。他不仅为上海建设注入外资,还为沪港交流开启先河,为沪港往来搭建平台。

唐英年后来官至特区政府“第二把手”政务司司长,在此之前也任职“第三把手”财政司司长。从商超过20年、从政约10年的他一直参与、见证、关注内地改革开放的历程。

赵福禧所说的“开启先河”,要追溯到1979年。那一年,为贯彻十一届三中全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上海统战部决定由时任部长张承宗率近十位上海工商界人士代表赴港考察。当时,香港工商界代表人士对内地情况不了解,担心出面接待会生出麻烦,纷纷回避。唐翔千不仅向代表团发出邀请,担任主接待,还利用自己在香港工商界的影响力,请商界代表人士精心安排各项活动。代表团此行改变了香港工商界对内地政策的看法,使他们理解并拥护改革开放政策,也为日后到内地和上海投资兴业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他认为,随着内地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推进,近年香港与内地合作已出现一些新趋势。过去两地多在航运、商贸领域合作,现在已走到金融与高端服务业,未来则会走向文化领域。改革开放为香港带来很大发展机遇,香港也以先行者的优势为内地提供引进来、走出去的平台。现在两地可以在许多领域互相学习、互相勉励,未来则应该更多结合、交流与合作。

1980年,唐翔千又率香港工商界代表人士来沪回访。也是这次回访,埋下首家上海合资企业的伏笔。之后,沪港两地互访日益频繁,有力促进了沪港两地的交流合作。

1985年1月,唐翔千担任沪港经济发展协会创会会长,为沪港往来搭建了平台。协会成立后,开展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工作,如组织上海国有企业高管去香港培训;请香港工商界著名人士对沪港合资企业存在的质量、财务管理等问题进行会诊;积极牵线搭桥组织两地工商界洽谈合作项目。30多年来,协会已经成为促进沪港交流合作、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的重要力量,上海成了吸引香港资金的高地。

正如唐翔千相知多年的老友、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徐匡迪所说,唐翔千会以自己是香港和内地沧桑巨变历史见证人、参与者和开拓者为荣耀和自豪,但这并非是因为他担任了很多政治性和冗余性职务,也不是因为他在香港、上海两地投资企业都十分成功,而是因为他在实现人生目标及成就事业的过程中,他的人生不仅与香港演变成国际大都市的历史息息相关,而且与中国内地改革开放的发展过程息息相关。

本文由亚洲城唯一官网发布于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英年的改换开放双重经历,沪港合营第一位

关键词:

上一篇:葡萄牙共和国(República Portuguesa)媒体关怀习近

下一篇:没有了